不能一直做网红,月入四五十万

2019-11-22 作者:娱乐时尚   |   浏览(81)

图片 1

图片 2图片 3

搜狐娱乐讯2015年11月16日,东北女孩李婧正式结束5年的“DJ打碟”工作。此后,她成了“二姐Alice”,做起专业主播。如今她在直播平台上拥有205万粉丝,位居素人主播第一名。

2015年11月11日,王思聪旗下直播APP一位女主播直播睡觉,国民老公豪掷七万人民币打赏,网络主播的收入开始成为人们讨论的话题。2016年1月 10日,某直播APP造人事件爆发,一时间,无数的APP被人们熟知。2016年4月8日,《我是歌手》总决赛,在电视直播之前,李玟、黄致列等七位歌手 便开始在APP上进行直播,而前一天,直播日常的明星则是刘涛,以及沈梦辰。短短几个月,网络主播已经从之前的唱歌表演转化为另一种形式的自我展示,而在 这种风光的捞金之下,暗藏着外人所不能理解的逻辑与焦虑。图为鳕熊。

从DJ到主播引质疑 劲歌热舞讨好粉丝

根据一家网站的不完全统计,中国目前大约有二十万的网络主播,这个人数还在不停地增加。吸引无数网瘾少年少女趋之若鹜的,不仅仅是展露私人生活给陌生人看 的社交好奇心,更是被“门槛低、来钱快”的财富梦想所吸引。鳕熊是广州大学(微博)的一位研究生,2012年起在某平台做电台主播。目前她已经是YY平台上较为著名的人气主播,月收入达四五十万。

二姐模样靓丽,又具有表演天赋。而二姐另一个优势正在于“入行早”。早在移动直播浪潮来临之时,二姐就已处于风口之中。谈及自己现在的影响力,二姐很谦虚,“我只不过是赶上了好时机,借直播这个平台让更多人知道了自己而已。“

像王晓鹏、鳕熊这样通过直播成为“人生赢家”的不在少数。

二姐原来做DJ,每月大概有一万元左右的收入,这远远不够偿还高额的房贷,除了晚上要跑不同的场子打碟,白天也接了不少的商演活动。一次偶然的机会,二姐接触到了直播。“很多人不理解,对着手机就能挣这钱了?“面对身边人的质疑,二姐也有过动摇。刚开始,直播间寥寥数人,这样的“尴尬”让她觉得自己可能根本不适合当主播。

一位从事直播行业的品牌公关告诉记者,“网红的竞争相当激烈,只对着镜头卖萌发呆就能有收益的毕竟是少数,更多的网红需要加倍付出才能吸引眼球”。一位红 人张弦或许就是那位品牌公关口中的前者,他原本就在网上拥有一定的知名度和粉丝基础,在咸蛋家的第二次直播就创下了25万人在线的个人记录,而直播内容只 是随意的聊聊天。更有另一家直播平台开出6位数底薪的动人价格想与他签约。

但她并没有放弃,渐渐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和方法。别的主播都是只聊天,她决定发挥自己的优势,从才艺入手,又唱又跳。别人都是坐着播一两个小时,二姐坚持站着播。

王晓鹏是某平台签约的一位直播英雄联盟的残疾人主播,被称“无手哥”。他告诉记者,因为残疾,自己经历了太多冷眼和嘲笑,一直到了斗鱼才找到自己施展的平台。“做主播让我慢慢正视自己,不仅解决我的生活问题,也喜欢上了和观众吹牛假正经的感觉。”他说,希望未来的收入可以“月入百万”。

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后,二姐辞掉了工作,开始了她的专职主播生涯。专业化的装备及劲歌热舞的表演形式,让二姐在直播平台的人气不断飙涨。2016年3月14日,二姐收到的打赏已将近百万。

“二姐Alice”是另一款正当红的直播软件映客的人气主播,她的风格是家庭DJ范儿,目前已经拥有近80万粉丝和5千万的映 票。根据记者的观察,在她粉丝的映票贡献榜中,目前最高的个人记录是1100多万,按照映客32:1的换算比例,这位粉丝已为她刷出了30多万元的单,豪 得令人咋舌。尽管很多主播因为与平台的签约关系,表示不便透露自己的收入,但是也有业内人士计算,不少当红主播的月收入完全可以达到几十万甚至上百万。

被叫一姐压力大 网红不能做一辈子

天佑也在某平台上呼麦做主播,来自辽宁的他16岁出来工作,学历只有初中,目前在YY上有一千多万的粉丝,每天固定有120万的粉丝在线看他直播。对于追 随他的“屌丝群体”来说,他无疑是一个励志的模范。这些让人艳羡的故事中不光带着励志的色彩,也有狗血和不堪。本刊记者曾经围观过一次师洋的直播。这位选 秀出身的昔日网红,在直播中全程“高能”,随时会开启用生殖器字眼掐架的模式,面对批评他的网友会动不动问候对方的父母,并且在过程中多次向网友索要礼 物、将自己的支付宝账号反复口播。

今年4月,直播平台评比最具人气主播评比,二姐获得了第二名,第一名是赵本山的女儿“社会你球姐”。从那时候开始,二姐才觉得自己好像开始“火”了,不用再被质疑“直播赚不赚钱”。二姐说:“压力是有的,面子还是得自己挣。”面对别人称呼自己“一姐”,二姐看得很开。“必须继续努力、不能停滞不前。“抱着这样的想法,二姐比以前更加拼命。

做了几年主播,鳕熊也早已完成了粉丝的原始积累,主播对她而言是主业,她所遭遇的精神压力也更大。“偶尔会遇到瓶颈,不知道今天去聊什么。每一天都要有一 些自己写的段子,有的时候绞尽脑汁写不出来。我们其实一点都不轻松,每天都要熬夜。”作为某平台的签约主播,鳕熊毎天都要付出8个小时来策划话题还有投入 粉丝互动,有时候看场电影还得掐着点儿赶回去直播,或者跟家人吃饭,吃两口也得看着时间不能错过直播。“大多数的主播都有胃病,因为不能按时吃饭,然后皮 肤会暗黄,因为长期对着电脑。”

“我不觉得自己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我也没把自己当明星看,都是普通人。”二姐对小红说道。“网红不可能做一辈子,万一以后这个时机过了呢?是不是还得另谋出路?“直播之余,二姐也会思考今后的发展方向。

已经走红的鳕熊就告诉记者,今年年底她会接一部院线电影和一个电视剧,在这之前公司已经帮她们出了单曲,将在在4月份发行。这种从线上走到线下的“逆 O2O”形式或许是很多主播心中的梦想,而直播平台要做未来艺人的孵化器也并不无可能。来自斗鱼的王晓鹏也坦诚告诉记者,除了赚钱,他的梦想还有做演说 家,“通过自己的励志故事和自身经历,告诉很多人在这个浮躁的社会我们也可以认清自己,选择对的路而不是浮夸虚度的人生吧。未来,我还想拍电影呢!”

2016年,二姐开创了自己的微商。商城主要卖一些饰品、日用品,二姐对商城也很上心。“我这个人喜欢亲力亲为,不管结果如何,至少我尝试过了。”她说道。小到包货发货,大到商品上架,二姐都是要亲自把关,”怕别人太粗心给包错了,自己没有试过的东西也不放心上架,虽然都是些百八十块的东西。今年双11、双12,二姐的商城销售量都不错。

有传闻说,有人对一网络直播平台做了大致估值,主播可以从中获利达1000亿。一位直播平台的从业人员告诉记者,做主播的市场一定还有很大的空间,但是随 着产业的成熟,也必然会发生优胜劣汰,“随着越来越多制作经纪公司和制作公司进入市场,会被淘汰一批没有内容或者内容接近,只有浮夸,一味模仿,没有深度 思考的主播。博眼球的只能是暂时被围观,而真正有内容、且内容有价值的才会留下来。” 某网络主播平台娱乐总经理周剑说。

本文由mg4355娱乐发布于娱乐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能一直做网红,月入四五十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