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陶醉,我不喜欢

2019-09-28 作者:内地影视   |   浏览(120)

胡不鬼/文

这是郭敬明作为导演最糟糕的地方——电影的断层和割裂感太严重。第一部分,是不停的奔跑、卖腐、夺取魂器和巧合;第二部分,是一场毫无意义的作死后收拾残局——很燃,但是请问意义何在;第三部分,影片最后十五分钟,范冰冰和郭采洁为大家诵读剧本,一一解释我们在之前没看懂的东西,有猫眼用户说的很对,“十万个为什么”。这三个部分中间几乎无任何衔接,说发生就发生。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导演郭敬明。要撕逼有撕逼,要打斗有打斗,但一切说发生就发生了,路人只能在影院里不断摊手和黑人问号。

我看不到这部电影一丁点的诚意和意义,除了人民币。

跟业内某深孚众望的大佬聊天,问及对于《小时代》系列电影的看法,他直言这类电影肯定不是为他这种人预备的,但回忆自己小时候同样喜欢看一些莫名其妙的幼稚电影,就知道这世界上如果只有他这种人才看得懂、喜欢看的电影,这个产业恐怕早就完蛋大吉了。
受朋友邀请,在影院里看《小时代4》时无聊玩起了微博,正要进一步点开购物网站的时候,突然听到邻座隐隐传来女孩啜泣的声音。我有些悚然地收起ipad,重新望回银幕,装作认真看电影。在别人感动流泪的时候,我不想太过招摇,显得有点没心没肺,虽然银幕上郭采洁对着镜子哀怜自伤的画面在我看来,剪得更短一些,点到为止,效果应该会更好。
对比《小时代》第一集刚出来时,整个社会好像炸了窝般,卫道派和粉丝派天天交战,口水迸溅,狼烟四起,连不明真相的主流媒体都裹挟其中,要死要活。然而今天到了第四集问世,已经看不到媒体和网络上有什么生死之争,贵贱之辩,反而朋友圈开始传播《小时代为这个产业带来什么》之类理性探讨的文章,以及郭敬明心平气和的“中国电影应该百花齐放”的自我辩白。看到这些,我明白,公众已经开始接受“粉丝电影”的概念,整个产业也开始理性认识这类电影存在的意义,更重要的是,在《捉妖记》、《煎饼侠》之类“正常电影”的同期放映下,《小时代4》的市场走势,明白无误地说明了,粉丝电影自有粉丝电影福,粉丝电影自有粉丝电影弊。各类电影,犹如天下万物,各安其位,各行其是,不拿自己的趣味强求别人,也不把自己的标准当成黄金定律,产业自会多元健康。
记得两年前,电影《小时代》刚出来时,我偶尔还会愤愤不平,觉得怎么会有这种电影的存在,顺带还会鄙视它的目标观众;两年之后,我早已习惯了年幼女儿对《喜羊羊灰太狼》之类低幼动画的欣喜若狂,也基本做到了心平气和地看待邻座粉丝观众的梨花带雨,还会很体贴地装作一起欣赏。我想我应该是进步了。
眼下,郭敬明又一部自带IP的电影《爵迹》开机拍摄,虽然同为自己小说改编,但由于题材和制作规模的原因,这部电影显然志在挑战中国粉丝电影“新高度”,同时不排除策反路人的圈粉野心。我想如此大制作的电影,不光考验郭粉的忠诚度和消费力,也挑战投资方的风险抗压能力(如果还是这拨粉丝消费的话,《爵迹》的投入产出比,肯定会比《小时代》低),同时更是郭敬明谋求转型的好机会。只会做川菜的厨子固然好,会做满汉全席的那才叫高手。(完)

但总体来说,《爵迹》仍然是一部消极意义大于积极意义的电影。扣除的四星的四条理由,已经在前面全部说过。其中最无法被原谅的,应该就是郭敬明本人的最大黑点——抄袭。就算对他有了那么一丁点的好感,一想到他曾抄袭的事实,就立刻烟消云散了。

我买了一张爵迹的电影票,只是为了这一个大大差评而已,什么CG特效,燃你个大头鬼。

《小时代4》
我不喜欢 但我愿捍卫你喜欢的权利

混乱割裂的糟糕导演执行

可是被《爵迹》这样的烂片当道,我们还敢于正视中国的电影吗。看看今年的百花奖吧,跟最佳男主角冯绍峰竞争的是谁呢?是黄渤,是冯小刚,是《烈日灼心》里的邓超。跟最佳女配角杨颖竞争的有姚晨,有梁静。跟最佳男配角李易峰竞争的是段奕宏、张译、还有威尼斯影帝夏雨。作为在全国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电影节,百花奖的归属难道就真得不羞愧吗?我们那么多看得明明白白的观众都在看着呢,到底有谁站出来给我们,给中国电影,给那些正在努力为中国电影走向更好明天的电影人们一个交代。是不是下一次最佳导演就是郭敬明了?如果电影节再增加一个最无耻借鉴照搬奖,郭敬明一定拿得心安理得,没有争议。

文/OreoOlymLee

因为我不相信一个拍出《小时代》的人(也许真得不能称之为导演)可以拍出一部好电影。如果你说《无极》很烂的话,但是陈凯歌导演却又拍出《梅艳芳》这样的好作品。而《爵迹》跟《无极》之间,差了1000部《封神传奇》。

但当上映之后,这种跌破谷底的期待值迎来的是媒体人的口碑反弹。可以肯定,在经过无数垃圾电影的冲击之后,制作水准尚可的《爵迹》倒显得没那么不堪入目,这也就是诸多影评人愿用两星,甚至三星鼓励它的原因。这给了郭敬明的粉丝极大的动力,他们由此觉得《爵迹》是一场翻身仗,而电影在北美、西欧、澳洲的同步上映,甚至让他们产生了郭敬明电影即等同于中国电影的错觉,这种强行代表让他们在撕逼时有了一种错误的底气,每当处于劣势,便可以把中国电影的声势抬出来吓人,指责批评者们“只给欧美电影好评,对付中国电影却毫不手软”。这种错误的价值观令人啼笑皆非,却也让我们好好去想想:《爵迹》真的是一部烂片吗?

最近韩国电影又一次在我们周围大火,《釜山行》和《隧道》刷爆了我们的朋友圈和微博,包括前两年的《熔炉》和《辩护人》,作为一名深爱着中国电影的我,这些韩国电影我都看过了。我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都认为这些电影是好电影。尤其是最近的《釜山行》,卖座的同时也将电影最深层次想表达的“人性”完美的展现出来,制作精良,演员的演技无可挑剔,我们常常说韩国帅哥美女都是整容出来的,可是演技可以整出来吗?我们必须要正视我们中国电影如今令我们羞愧的地方,这不是崇洋媚外,这是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腐烂溃败的无脑电影内核

也许以后的某一天有一句话对你来说羞于提及,“我看过爵迹”。

郭敬明:“《爵迹》不是我一个人的梦想,它背后凝结着上千个工作人员的心血和努力。”但恐怕上千个工作人员落不到什么名声,赞誉都会落在你郭敬明头上吧。所谓梦想,只不过是一次对他人劳动成果的无耻复制,连梦想都是与别人一样的,不停说着“我多努力”的鬼话,除了粉丝,大家都是嗤之以鼻的。

有一件事真得很可怕,就是郭敬明要拍电影了。如果说他的第一部撕逼系列MV《小时代》是一场灾难的话,那这部《爵迹》则是中国电影当之无愧的耻辱,它带来的是一场中国电影界走向畸形的巨变。

《爵迹》改编自导演郭敬明自己的同名小说《爵迹》。但当初东窗事发,被指抄袭fate的事件始末,大家都知道,也不用继续赘述了。一个抄来的内核,就算把名字都统统改了,人物间关系上模仿的痕迹是改不了的。况且很多角色的名字连改都没改(吉尔伽美什),这种胆大妄为真是令人发指。

如果哪位电影主创愿意站出来问我,你都没看过这部电影,又何以评价这部电影是烂片呢?那么我一定会告诉他,我没有看过这部电影但这部电影一定是一部烂片,我也想问问这些电影的主演们,当你们接演这部电影的时候,你们到底在想什么。你知道郭敬明曾经拍过《小时代》吗,你知道那部《小时代》是在毒害现在的年轻人吗?你们是他们的偶像,你们为了赚钱,跟这部电影有关的所有主创都是为了赚钱吧?肯定不是为了中国电影发展的更好,也不是为了你们心中的电影理想。如果有一道题放在高考上,那么一定会难道所有的考生,就是你能找到电影《小时代》和《爵迹》的优点吗?

假设这是真的,没错,个人心血被抹去的时候心疼吧?自己署名权遭侵犯的时候愤怒吧?那你有没有想过,在你的《幻城》抄袭《圣传》的时候,在你的《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圈里圈外》的时候,在你的《夏至未至》抄袭《NANA》的时候,在你的《悲伤逆流成河》抄袭《年华是无效信》的时候,在你的《夏至》抄袭《香樟树》的时候,在你的《左手倒影右手年华》抄袭《最有意义的生活》的时候,在你的《爵迹》抄袭《Fate/stay night》的时候,他们的作者是否心痛,是否感到愤怒?乐视是你电影《爵迹》的出品方,闹一闹就算了。而被你抄过的作者眼睁睁的看着你大摇大摆拿着抄袭他们的东西招摇过市的时候,看到所有荣耀和光茫落到这个抄袭者身上的时候,又会作何感想?

我真的不能看《爵迹》,那些喜欢《爵迹》里面演员的粉丝们,当你们有一天真正的长大了或者成熟了或者为人父为人母了,你们会发现曾经买的那一张《爵迹》电影票是多么的不值得。你们会发现你们曾经喜欢的明星又是那么的不想提及。好电影我们一定要去电影院支持,可是这样的电影还是算了吧,也许你们还花着父母辛辛苦苦赚的钱还买一张甚至很多张电影票,可是在电影院里看《爵迹》的你们还不会知道,你们把钱花在了一部为了赚钱的烂片上,而这些钱被这些电影的主创们用来买豪车、买大牌、买豪宅了。年纪轻轻的你们在还不会考虑太多生活困境的时候不要被这些电影所欺骗,因为这个在我们祖国还有很多需要帮助的孩子们,你相信吗,他们可能连电影是什么都不知道,也许你那张电影票的钱可以用在更多有意义的地方,而不是成全了一部唯利是图的烂片。

关于《爵迹》的还想说

也许我们真得应该坐下来好好聊聊我们眼中的中国电影了,哪怕我们只是一名普通的观众,但是电影不就是给我们这些普通的观众看的吗。当年的《小时代》多么恶毒,它传播的是无耻又下贱的价值观,展现的是一种颓靡、奢侈的生活状态,难道一部电影真得找一群俊男靓女哭哭笑笑、打打闹闹就可以大功告成了吗。可是还是会有投资人愿意投钱来让郭敬明拍这部片子,因为《小时代》赚钱了,这部《爵迹》也一样会让他们赚得盆满体钵。这是粉丝的时代,粉丝们喜欢的人聚集在一起拍一部电影,电影中每一位明星身后那庞大的粉丝群就是这部电影票房的保证。而郭敬明和那些投资人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所以才会这样的肆无忌惮。相信电影的周边包括游戏也一定会陆续的推出,也许这就是IP的可悲,一个热门的IP和当下火热的小鲜肉或者女神凑在一起就是一部洋溢着铜臭味的“电影”。

影片上映前一个月,8月29日,郭敬明发微博控诉乐视影业为电影票房不受影响而将所有发往全国各地的海报下方“郭敬明导演作品”字样全部抹去的行为。郭敬明表示,这是对个人心血的极其不尊重。这是否是为了电影的炒作尚不得知,但这事却是郭敬明对自己的一次打脸。

图片 1

质感粗糙的拙劣CG画面

为什么我没有看这部电影却知道《爵迹》是一部烂片呢?

抛开剧本本身就是抄袭这一既定事实,就算单论电影本身,《爵迹》的故事和电影整体的协调性依然存在极大问题。电影的动机不明、主线不清、主题不纯,想来哪出是哪出,犹如没有高山与深渊阻挡的奔流,在广阔的旷野上肆意地蔓延。《爵迹》的一大特点就是“乱”,你可以多线叙事,但掌控不好节奏,把握不好那个度,电影就陷入了彻底的混乱。观众跟随的视角非常跳跃,虽说电影对非原著粉丝的路人的照顾非常周到,花了足够的时间去解释名词和术语,但当路人真正知道了所有名词的意思,了解了所有人的动机,理清了所有人的关系,电影结束了。甚至没有留给路人喘息的时间。

图片 2

不管你承认与否,《爵迹》都成了年度最具话题性的电影。郭敬明在《爵迹》上映之前曾说:“《爵迹》不是我一个人的梦想,它背后凝结着上千个工作人员的心血和努力。”但从6月11日那个先行预告的质量来看,这“数千工作人员的心血和努力”的结果是那么的廉价和不堪。瞬时之间,《爵迹》和郭敬明一起沦为了全民的笑料,在无限的嘲讽的同时,大家也在默默期待着《爵迹》的上映,希望看到正片的具体情况。

《小时代》系列中,郭敬明至少对空洞的内核加以粉饰,用撕逼和时装秀包装,四部电影卷走了20亿人民币票房。但这次,粗糙而拙劣的制作再也无法遮掩电影内部的腐烂和溃败。电影没有重心,节奏失衡,极其冰冷的角色塑造,毫无深度的主题挖掘,配以郭敬明作为导演糟糕的执行力,简直就是一场灾难,让人如鲠在喉、无语凝噎。

在好莱坞CG大片中,通常都是演员去仿生——如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之于史矛革,马克·鲁法洛之于绿巨人。如同《爵迹》一样是捕捉人的动作和表情去再演人的,日本的《最终幻想》系列早是这方面的标杆了。但在国外,CG电影对于演员演技的要求,尤其是面部表情的要求高之又高,本尼和马克叔就不用说了,就是《最终幻想》的卡司,也个个演技不弱。但郭敬明为《爵迹》找来的演员们,真正有演技,把面部表情浸淫到位的又有几个呢?虽然CG的制作尚可,未让人感到不适,但一众演员的面瘫就太尴尬了。除了莫名增大的身高和无中生有的腹肌之外,恐怕观众再聚焦的就是角色的脸部了吧——电影无疑放大了这个缺点。相比之下,陈学冬较为放开的演技反而让人感到颇为舒心。

郭敬明急欲建立属于自己的奇幻电影宇宙。单论电影本身,《爵迹》不是一部好片。但它却带有本身的积极意义——不是“中国首部CG电影”的噱头,而是它已建立起近乎健全的系统。《爵迹》是一个不痛不痒的开端,从结尾可以得知,续集是一定会有的(当然,我肯定还是得去看)。而我也期待着随着技术的进步,它可以真正代表中国电影去外国展示,尽管希望不大。

上映前,除了粉丝,几乎没人看好《爵迹》。无尽的嘲讽和谩骂中,郭敬明实际上在蓄势待发,终于交出一张答卷。虽然实在不怎么样,但不至于看之前心中盖棺定论的负分。抛开偏见,我愿意肯定它的部分成就和积极贡献。

这不意味着我会给它好评。电影依旧一星,但不是因为评分网站只能最低一星才勉强给的一星,而是实打实的一星,具有肯定意义的一星。

作为《爵迹》第二大的噱头,人们在盖棺定论“郭敬明导演必属烂片”之后,其次考虑的就是这部电影的CG特效方面的问题了吧。可以肯定的是,正片的画面比预告片中要好得多得多。预告片感觉是另一版《雷锋的故事》,从表情到动作捕捉都生硬无比。但实际上正片改变了对于面部模糊的忧虑,演员中谁是谁都可以简单辨别。但对于动作和肢体灵活度的改变,《爵迹》还是差了火候。在高潮阶段对魂兽的砍杀时,可以明显感觉到众人动作的机械化。此外,动作戏频繁的旋转视角运镜,也带来了不适的感受。

不管别人对《爵迹》有着什么样的看法,但在笔者这里,答案是肯定的。

浮华虚荣的无尽自我陶醉

这就是我对郭敬明的偏见。抛开了偏见看电影,电影最多算中下水平。但要加上已经发生过的既定事实,《爵迹》和他的导演一样,就成了制造不适的催吐物。

说实话,从《小时代》开始,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会让原著作者当导演?编剧和制片难道不更好吗?但当你看到源源不断地卖腐,镜头角度带来的情色擦边球,男性说脱就脱露出一身CG腹肌的对胴体美好遐想,就明白了,这些都无不体现了...郭敬明自己的需求。这才是他本人梦寐以求和一直想做的事吧。这没有什么不好的,但当他把聊以自慰的具象化物体以大银幕的形式放在我们面前的时候,花了70大洋的非粉观众不知要做何感想。

本文由mg4355娱乐发布于内地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自我陶醉,我不喜欢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