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暴走福南喝彩,你这个人真是太不亲切了

2019-09-26 作者:内地影视   |   浏览(192)

最明白无岛的是老头,他和福南一样,被很多人在性行为上蹂躏,不同的是,他是男人,在男尊女卑的无岛上,他还是可以生活的好。但是福南不一样,福南被像猪狗一样对待,最后一幕福南对海媛说“你太不亲切了”,暴走之前的福南多“亲切”啊,亲切到麻木的地步。残酷的是女儿死了无法得到她期待的公正,甚至在她眼里海媛也成了帮凶,没有指认出是男人害死了女儿。女儿和海媛是福南“亲切”的信念,然而这个信念1个去世1个和她想的变得不一样了。福南暴走了,相信更多的人会为这种暴走喝彩。

    我是看了郜艳敏老师的事情才知道了这部电影的。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血债血偿,觉得特别解恨。中国千千万万的农村妇女,被拐卖的妇女,遭受着和福南同样的待遇。我今天想讨论一下为什么福南反击了,而村里的大妈们没有,郜艳敏没有,中国无数命运悲惨的妇女没有。当时《金福南杀人事件始末》并不是真实案件改编的,我们抛开戏剧加工成分不说,中国也有类似的案例,家暴,最后妻子不忍屈辱杀死了丈夫,被判了死刑。这些人,为什么会反抗?而其他大多数人没有。是因为她们受到的暴力和屈辱更多么?我看不是。她们差在见识和希望。
    金福南与村里大妈是有很多不同的,她识字,知道外面的世界,认识海媛。从海媛小时候的衣着可以看出,她绝对不是常住这个岛的,我猜应该是暑假之行之类的。海媛教她吹竖笛,这个竖笛正是代表了外面的世界,不难想象,海媛肯定也和她说过很多首尔的生活,这也是为什么从头至尾,福南一直念叨着“首尔,首尔”。她的女儿直到十岁都没有上学,可见很多大妈可能也不识字,甚至根本不清楚外面是怎样的一种世界,所以她们觉得女人命该如此。很多中国偏远农村的妇女,以及从一个穷山沟被拐卖到另一个穷山沟的妇女,跟村里的大妈相似,她们的世界局限于这个小小的村子,而村里的女人都过着和她们类似的生活,她们的认知让她们屈服。郜艳敏也一样,她来自一个保守落后的农村,虽然她去过城镇,见过世面,但是当她生完孩子回老家并对父母表示想留下的时候,她的父母居然劝她回去,告诉她:“你的人生就该这样。”这是郜老师的悲哀,也是无数被蒙蔽的妇女的悲哀,她们不了解也没有机会了解,女人应得的正常的生活是个什么样子。福南因为懂得,所以悲哀。
    其次,福南是有希望的,海媛是她十五年来的希望。小时候蒙昧的情愫,海媛早已当做笑话,因为她经历了更复杂的人情冷暖,而福南却小心翼翼珍藏到最后。福南用十分力气相信海媛,保护海媛,我敢说这是一种爱与希望(有一定的利益关系)杂交的感情。福南是善良的,也是乐观的,但是她之所以能保持乐观,是因为海媛给了她精神支柱,首尔,还有她的女儿。她在为了希望活着,所以她一直在逃跑,却从未自杀,也没想过伤害岛上的人。而那些失去希望的妇女们,要么活成行尸走肉,再将自己扭曲的世界观强加给年轻的可怜女人,要么在什么都想不明白的情况下结束自己的生命。她们都是善良和淳朴的人,但是村子,男人,男权社会,利用她们的善良和淳朴为自己谋利,奴役她们的思想,强奸她们的肉体,剥夺她们的希望。
    最后福南暴走,是因为希望破灭。海媛不帮她,妓女也帮不了她,女儿死去,暴力却还在继续,仇恨的种子迅速抽芽。因为见识,她知道这岛是炼狱,岛上的人是畜生。准确来说,激发福南暴走的直接因素不是女儿的死,而是女儿被杀却无人负法律责任。福南知道法律,而岛上其他的人并不知道,或者不屑一顾。从姑姑的话“法律是随地方变化,在这个岛上这种事很正常。(针对小女孩被父亲性侵)”,以及小叔子试图迷奸海媛的时候,福南用“外面的女人遇到这种事可不会让你好过。”来威胁他,却没有起作用。福南不完全是为了愤怒而杀戮,是她寄托于法律与警察的希望也破灭了,杀人犯没有得到应有的制裁,所以她只能代替警察,解决他们。她最后也说了,“我可以去警察局认罪,但你(对她老公)你要承认你的罪行。” 很多外国的cult片,暴力电影中,也是这种悲观的论调——既然法律与秩序解决不了罪恶,那就只能用罪恶来解决罪恶。先不说这个论调对不对,靠压制和剥削妇女权利来维护社会稳定,这种挑软柿子捏的行为,就让人觉得秩序从来都不是完美或纯良的。这个而很多遭受着同样命运的妇女,她们甚至都不觉得溺毙女婴犯法,家暴犯法。这也是她们不会想着反抗的原因。
    或许只有解决农村教育问题,才能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状况。让妇女长见识,让妇女有希望。
    在这个人吃人的社会,有那么一瞬间,金福南站在了食物链的顶端,因为她最清楚这里捕食的法则。

看完电影,心情和金福南一样绝望,这个原本淳朴、憨厚、逆来顺受得甚至有点愚蠢的农村妇女最终还是举起了手中的镰刀,把曾经欺压她的人屠杀殆尽。

我们不提倡暴力,但是也不会接受暴力。

在这个偏远的海岛上,男人就意味着劳动力,有了男人就有了一切,至少从姑姑口中说出来是这样,她还说,在这里,你就是知道也要装作不知道(暗示不可反抗男人),展现出了一个麻木而又可恨的被男权统治的形象。可讽刺的是片中有几个男人劳动的镜头?相反我们看到的是金福南始终任劳任怨,每天当牛做马地干活,并不断忍受着丈夫把妓女带回家,夜晚被小叔子强奸的屈辱。

金福南也想过逃跑,想要去首尔,想要过上不一样的生活,她能指望的就只有自己儿时的好友海媛,她不断地用笨拙的字迹写信给海媛,可从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海媛终于因为休假来到了岛上,多年过去了,两人的样貌和生活已经天差地别,金福南却从一开始还天真地以为她们的情谊始终没有变过,这大概是在小时候海媛给了金福南一个吻的时候在她内心种下的种子吧,不知金福南依靠着这一点微弱的信念支撑她度过了多少个被欺凌的日夜。

金福南可以忍受丈夫以及村人对她的侮辱甚至打骂,可当她发现自己的丈夫竟然对她的亲生女儿图谋不轨,并且最终害死了自己的女儿,愤怒的福南终于在剧烈的疼痛中觉醒了。在一次疯狂地收割完土豆之后,福南抬头看天,刺眼的阳光似乎把她心中的恐惧和妥协全部驱散了,福南举起了镰刀,砍向了村人。讽刺的是,全村人的最后一次农活竟然也是在金福南的劳作下完成的。金福南绝望了,在这个世界她再也感受不到一点亲切,有的只是地狱般的折磨。

再来说说海媛,作为一个在首尔辛苦打拼的普通上班族,她也有着很多的烦恼,不可否认,海媛自私、胆小,这也是许多当下都市人的缩影,每个人都只关心自己门前的一亩三分地,谁也不把曾经小时候的经历和情谊放在心里。为了保护自己,海媛的做法也无可厚非,这也是大多数人会做出的选择,可在福南心中,海媛就是自己唯一的希望。在外人询问起女儿的死因时,福南知道当时海媛看到了整个过程,希望海媛能帮她说话,可出于对自己的保护以及懦弱,海媛选择了沉默。在海媛看到福南杀人后的样子时,第一时间选择了逃跑,福南心中的一丝微光也就此熄灭。精疲力尽的海媛驾驶快艇逃离小岛,却昏迷在了船上。

之后福南换上了海媛的衣服,拿上了她们小时候经常在一起吹的一只笛子,想要完成自己的梦想,去首尔,仿佛要去体验海媛的生活,可谁都看得出现在的福南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岛上经历的一切已经彻底摧毁了这个女人。可福南在意外中发现了海媛被警察救起之后送到了警察局,于是福南来到警局,想要杀死自己曾经的亲密好友海媛。至于福南为什么要杀海媛,此时福南已经是万念俱灰,这个自己儿时的玩伴对自己的悲惨境遇没有提供任何帮助,甚至为冤死的女儿说一句话都不肯。绝望的福南向海媛举起了大锤,而海媛情急之下用那支笛子刺进了福南的喉咙。

弥留之际的福南挣扎着靠在了海媛的腿上,双手比动,仿佛还想吹响当年儿时的小笛曲子。

回到家之后的海媛勇敢地指认了之前自己目击却没有勇气指认的罪犯,打开信件看见福南用笨拙的字迹对自己寄托的期望,海媛躺下,自身仿佛幻化成发生惨剧的无岛,似乎这样终于能守护着福南了,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

电影不仅讽刺了韩国偏远农村的严重男尊女卑、人民思想落后愚昧的畸形社会,更展现了人性中的冷漠与疏离。海媛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就给自己的同事一记耳光,村民也可以对勤劳淳朴的福南肆意践踏,人性似乎已经完全扭曲、不复存在。福南的一生中其实从来就不存在希望,或许她死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你们这些人,真是太不亲切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Surreal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mg4355娱乐发布于内地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为暴走福南喝彩,你这个人真是太不亲切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