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恶魔又如何,暴力美学

2019-10-01 作者:内地影视   |   浏览(103)

我知道的李英爱是什么样的?我想长今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也许这个角色可以大致的概括其演戏的路子,我知道这是个知性的美,很好!
当我在<春逝>里看见剥方便面的她透露出来的那种令人神往的小鸟依人时,我觉得她的"骚"永远都能在不知不觉中表露无遗且魅力无穷,这样的演员我不知道什么样的电影可以再适合她,可能她演不了了,<花火>时的她曾影响且深深的撼动了我内心,致使我在有3年的时间不曾对任何其他的女明星发生过兴趣,我想所谓的完美从此有了个范本了吧!!
很多时候一个人令人刮目相看是因为他发生了很大且截然不同的转变,李就是这样的,她的转变完全是<亲切的金子>带来的,我不讨厌这样的变化,她依然很美很知性,我喜欢很多的善于转换的演员,李是其中一个,我知道她的闷骚在这部电影里也乍现了,可我突然发现她的小腿不如我想象的好看,这使我感觉到了一丝遗憾!
我相信李是没整过容的,这一点是因为李的角色很自然的表达美,很自然的表达骚,用的全是天性,我觉得整容的明星这一点不会做到,但我要说我不反对整容!!
说起朴赞郁,我就觉得这样的人和昆汀一道拍个电影是不是会把人给刺激死呢?他的暴力拍的这么有想象力,总不能和候孝贤一道的吧!
<老男孩>那部电影我看了两遍,感觉是情节离奇,但镜头神奇,很多画面历历在目,我不觉得是个构思精巧的电影,因为太巧的情节设置让人感觉丧失可看性,但我要说再好的电影都会有瑕疵!!
我爱<亲切的金子>是因为她确实比<老男孩>要好,这就是很难得的,因为导演通常在到达一定的高度后就越拍越差了!!!

这一伙人相处久了,有些地方难免不会相互影响。比如去年第一时间看完朴赞郁的《蝙蝠》,脑子里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金知云之前的数字短片《出柜》。这次看完金知云的新作后,第一时间又想到了朴赞郁的若干作品。《看见恶魔》不仅是朴赞郁的《老男孩》崔岷植复出后接拍的第一部商业片,在电影的其他许多细节都会情不自禁地想到朴赞郁的点点滴滴。例如老男孩驾驶的那辆面包车后视镜上的那对翅膀,像极了《老男孩》中姜惠珍的那对翅膀,再例如老男孩在别墅里的那个站立体位,又会不自觉地想到《亲切的金子》。甚至这位别墅女都与朴赞郁前作《蝙蝠》里的金玉彬有着些许神似。当然不要忘了《看见恶魔》也是部复仇题材的作品,提到“复仇”自然又会想到朴赞郁。

由于前两部作品的光芒,人人都会对复仇三部曲的终结篇报以超高的期望。而《亲切的金子》绝对算不负众望,不仅仅给前两部续上貂尾,在艺术成就上也水到渠成的封了顶。《亲切的金子》在我看来,是三部曲中最完善,最成熟的一部。《我要复仇》在技术上的青涩和《老男孩》在内涵中的肤浅都不复存在。而先前成功的因素,比如华丽的非线性镜头,哥特的画面等浪漫主义成分更加游刃有余的镶嵌在比起《老男孩》来说更加现实主义的故事背景中。《亲切的金子》在情节上是三部曲当中最简单的,影片一开始就展示了故事的结尾,没什么特别的悬念可言;而复仇的过程也丝毫谈不上曲折,出狱之后一路坦途的杀到Boss。因此,从情节的复杂度来看,《老男孩》远在《亲切的金子》之上。然而这并不是朴赞郁的问题,因为他并不是因为才尽而简化情节,而是把故事铺展的更开,增加了情节的厚度。金子一个人的罪引出一群有罪的女囚,一个人的仇恨连起诸多共同的仇恨。朴赞郁用适当的笔墨解释了其它女犯人犯罪的经过,一来增加了故事的戏剧色彩(《基督山伯爵》和《芝加哥》的影子),二来为金子的复仇铺平道路。而其他丧子的家长仅仅在最后结局时候出现,依然增加了戏剧色彩(《东方快车谋杀案》)又恰当的简化了冗余的情节,可见朴赞郁的剧本也彰显大师风范。

《老男孩》是一部漫画改编作品,所以理所当然地存在着许多看似夸大的打斗情节,但演员在表情表演方面也是精湛无比,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不会忘记崔岷植活吞章鱼的那一幕。但《看见恶魔》虽继承了《老男孩》里过分夸大的打斗戏,却在表情戏方面显得十分拙劣。两位主演的表情从头到尾都很迷惘,崔岷植的角色当然可以理解,杀人魔嘛。但是李秉宪这位复仇者也跟着迷惘到底,完全没有情绪上的变化,其实也可以理解,从来都是冷面小生嘛。其实即便是冷血人,也可以学学哈维尔巴登在《老无所依》里的表演。

基本上就对复仇三部曲作以上小结。我自己的心水顺序如下:《亲切的金子》>《我要复仇》>《老男孩》。

《看见恶魔》在上映前一天才拿到上映等级许可,有人说是炒作。我觉得未必,这是韩国电影人争取自由表达权利的又一次胜利。暴力血腥自来都是韩国电影的天生属性,随着创作表达的更加自由化,这种暴力血腥自然也会是有增无减。这群韩国当代导演成长在一个专制独裁的暴力社会,当下韩国的血腥案件又是层出不穷,这些因素反应在他们的作品里自然是无可厚非。但是无缘由的暴力,无止尽的血腥,却是浪费了这种自由表达的权利。在李秉宪对于杀人狂恶魔般的复仇过程中,我们也许会感到自己体内也存在着这种恶魔的力量。可是人毕竟还是人,就算成为了恶魔,也得找出个再度成为人的法子吧。即使最黑暗如朴赞郁《蝙蝠》中的吸血鬼,最后也不是可以在另一个世界享受天长地久吗?一切的复仇不应该只是为了李秉宪最后那颗暧昧的眼泪。

《老男孩》在内涵上比不上《我要复仇》。虽然它是三部曲中获得赞誉最多的一部,但我相信这些赞誉与影片内涵关系不大,大多应是对电影驾驭能力的表彰。《老男孩》和现实社会没有很大结合,在人性上也相对缺乏挖掘,这一点和《Kill Bill Vol.1》有些相似。除了这些,《老男孩》是近乎完美的。感性上,朴赞郁更加游刃有余的用哥特的画面与松紧有秩的节奏紧紧的抓住观众。复杂的情节让大多数观众根本猜不透主线究竟如何发展,而且悬疑电影和非线性电影的影迷都会发现朴赞郁的镜头不落俗套。这一次复仇定位在黑社会,基本没有任何警方等“正义势力”的介入,很有些Film Noir的味道,虽然朴赞郁本人没有刻意强调这一点。《老男孩》涉及到两场复仇,复仇的原因都是表面化的私人恩怨。第一场复仇的原因有些让人匪夷所思,仅仅是因为很多年前吴大秀看到一对研究彼此身体的姐弟(虽然姐姐死了。。。)。由于第一场复仇留下了非常严重的后果,所以第二场复仇显得更合理一些。也许正是由于对复仇根源缺乏深层次的挖掘,《老男孩》显得非常男性化,是三部曲中最有男人味道的一部。在美学的体现方面,由于整篇的浪漫主义色调,《老男孩》来得更加自然一些,不论是囚禁吴大秀的密室还是Mi-Do与一只大蚂蚁孤独的邂逅皆是如此,而《我要复仇》在现实和浪漫之间的切换略显突兀。

可能删掉了一分半钟的情节的原因,《看见恶魔》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血腥,甚至会对人的尊严性造成毁灭性影响,但总觉得《看见恶魔》少了些什么。朴赞郁“复仇三部作”最令人的推崇的应该是《老男孩》。最终篇《亲切的金子》并没有能达到《老男孩》那样的高度,也是少了些什么。《亲切的金子》虽然也是畅快淋漓的复仇,但总有一种为复仇而复仇的感觉,缺少一个结局。成功复仇后的金子真地还可以和女儿幸福地生活下去吗?似乎朴赞郁本人也没有信心给金子一个答案。而《老男孩》则不一样,虽然很悲惨,但我们看到了老男孩的结局。《看见恶魔》也像《亲切的金子》般没有给观众一个明确的结局,最后李秉宪那暧昧的眼泪又能说明什么呢?是金知云想给观众一个想象的余地吗?我觉得这也只是金知云没有信心去收尾的缘故。

《我要复仇》是三部曲中内涵最深沉的一部,是三部曲中唯一涉及到复仇的社会根源的一部。复仇者定位在准韩国的中下阶层,赤裸裸的揭露当前韩国社会体制和经济体制的弊端。就情节来说,现实性很强。复仇的多方无所谓正义还是邪恶,他们的惨剧都是社会的不合理导致的,然而处在中下阶层的人们看不透,都自己受了委屈,都觉得应该复仇,却找不到复仇的对象。这一步作品在视觉效果方面为朴赞郁的三部曲奠定了哥特的基调。唯美而残酷的镜头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如死掉的小女孩的尸体随着河水浮动,一半脸露出水面,眼睛睁着,潜在苍白的面孔上。非线性的叙事手法运用的华丽而不做作,尤其是从一连串不直接相关的电话对话开始,把早已猜到结局的观众依然绕的云里雾里却丝毫不影响对情节的理解,大师本色初显。具体细节以前写过一篇拙作详细分析,不再累述。

看见恶魔又如何?还不是无因无果。金知云说一直想拍一部自己的代表作,看来又得等下一次了。

《亲切的金子》是三部曲中戏剧色彩最浓重的。比如金子狱中的经历,从亲切到冷艳的转变,脆弱神经质的和坚强相互展现等等。这些比起《老男孩》来说都合理了不少,却不妨碍在浪漫中展示人性。另外这部终结篇的film noir的色彩明显了许多,从金子的口中亲自说出:“你们想让警察处理还是自己来?”

其实我一直挺喜欢金知云的,虽然说不上为什么。在朴赞郁,奉俊昊,柳昇完一伙中,金知云的作品也许并不是那么出类拔萃,但是有一点是其他三位都比不上的。金知云的作品类型基本上没有重复过,喜剧,动作,恐怖,西部,再到《看见恶魔》这部无法定义的惊悚片。

值得一提的是,朴赞郁的表现手法虽然很西方化——世界观(女子监狱里的bl,基督教),语言(英文介入),背景音乐(小提琴的广泛使用)——但和其他貌似西化的韩国电影相比,一点不显得媚俗,难能可贵。另外不得不说,三部电影中其实都有姐弟恋的情节出现,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

今天终于看了《亲切的金子》,算是完成了朴赞郁的《复仇三部曲》,对朴赞郁的崇拜再度油然而生。本文总结一下我对三部复仇的诸多想法,另略作总结和比较。

然而《亲切的金子》在剧本上并非没有败笔。因为刚刚看完电影,之前没怎么看过其他的评论,不知道是否有人有同感。一个我眼中的败笔是金子和凶犯的两个打手的相遇。这个情节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叙述了复仇过程的合理性,也加深了金子身上的罪孽,然而它是多余的。复仇过程的合理性我们不看重,因为先前的铺垫情节已经充满浪漫主义色彩,所以这一阻碍反而会显得不伦不类;金子的罪孽早就集中在了凶犯身上,因此这两个人的死伤丝毫不会给人留下任何印象。这段情节怎么改进呢?我觉得不用改,直接删掉就好了。剧本里就写道:“...于是,金子来到了多年以前陷害他的男人面前....” 这里要穿插点题外话,想当年看《影子武士》,大公子继位的时候电影只剩下十几分钟了。我知道这“风林火山”的部队要完蛋,但是怎么也想不通怎么用十几分钟的时间弄死这些人。结果黑泽明出现在荧幕上,用镁光灯照我的眼睛,等我恢复视力的时候“风林火山”已经完蛋了。我感觉自己被干了,但是还是热烈的拍起手来,因为被干的实在是太爽了,大师就是不一样!本来这些部队怎么蒸发的就不重要,大师就能razzle dazzle你,稍微差一点的就要编一个草草收场的所谓逻辑的结尾。

本文由mg4355娱乐发布于内地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看见恶魔又如何,暴力美学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