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拿电影同书比,中国当代摄像专项论题研商作

2019-09-27 作者:美剧影评   |   浏览(182)

在几年前的某段时光里,看了几遍,一直很喜欢,虽然对华裔电影知道的不多,但这部是一定要推荐的!
影片的开场是特别的,或许和当今的一代代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电影比起来,它算不得有多闪亮,但是它有一种东方式的含蓄,很舒服,很平静,
不做作。母亲的故事,一根羽毛,像是在回忆往事,像一个隐喻,铺陈开来……不同的身世,不同的经历,经过磨合,最后走到了一起,这可能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概述了,但是故事本身是有很多传奇的色彩的,要知道那是战争年代,她们能活下来并且在另一个国度生活,这就是一个奇迹!
这几个女人,让我印象深刻,因为她们是真的艰忍,“艰”是因为她们的前半生多算不上有多好,“忍”是因为她们还是保留了东方的隐忍,不过她们又会多一种东西,而这一样就是她们特别的地方,对于那个时代来说,她们是挣脱教条,挣脱所谓的纲常伦理,反传统的一代,是新女性!我这么认为。她们最后能有安定的生活,从她们的内心来说,是靠着这股力量获得的,我不得不说,欣赏她们!我们这个时代未必有多少真正是这样的女性存在!不过也是,不一样的时代造就不一样的人,可是我还真的希望多一些这样的人!
影片的女主人公,呵~我忘了她叫什么名字了,那几个孩子中我最喜欢她,她不是当中最优秀的,但是……从她的视角,讲述了几个女人的往事,不停地游走于回忆和当下之间,你会看得很明白。
记得有这样一幕,她是叫“琳”吗?小时候练钢琴,一个耳鸣的老师傅,真喜欢她弹的那首曲子,很有名的曲子,“D大调!”她冲着老头喊~~
在比赛时,奇怪地走了调,结果就,当然什么都没得,不过那又怎样,比起下围棋的孩子,我更喜欢她,也许她和我有点像,不是那么优秀,有点倔,不过孩子们都一样,有很多就发生在你我身上的事同样也能在影片中看到,所以这或许也是喜欢的原因之一!
总得来说,它很生活,说的事情再平淡不过,但是在一个我们多数人不熟悉的环境下发生,所以多了几分好奇
一直觉得华裔的影片就是有种特殊的味道,在西方的面孔下有着一颗民族的魂,不是很民族,和这个时代结合得刚刚好!像《末代皇帝》,太中国的导演是拍不出那个味道的!
又是一部有原著的影片,那能静得下心来看的同学,也去看看原著吧!但一定要在内心平和时,慢慢欣赏……

       电影的故事发生在新中国成立前后一段很特殊的时期,正是那个时代的复杂,更加凸显了人求生的强烈和“活着”的顽强。故事贯穿了四十年代的动乱、五十年代的激情、六十年代的混乱。大屏幕上甚至直接打出了“四十年代”“五十年代”“六十年代”的字样,让观众明确感知到故事发生年代的特别、想起那些年代的特殊性。在观看故事的过程中,多少会受自己对那个时代的理解的影响,强化了我们对时代与个体的关系的感触。在这部影片中,我看到了“活着”在时代的剧烈变幻中的强烈的求生欲望。
      小说中的每个人物的经历可以说都与时代紧连。比如,富贵的由地主变为城镇平民,但因此逃脱被“五枪”枪毙的命运,富有戏剧性,却是那个时期“恶霸地主”难以避免的遭遇。在龙二被枪毙时,即使富贵已不是地主,仍担心龙二指控,怕被其他人揪出,甚至不敢去看枪毙现场。枪响时,他在树旁撒尿,被枪声吓得抱在树上,从这个细节可以看出富贵在生命面对可能威胁时的巨大恐惧,也可以据此推测,富贵是在这时产生了最强烈的紧跟“革命”的意识。富贵回到家后,心急地问家里定的成份,找“革命的证明”,之后,一直看着“革命”的脸色。在此之前,我认为从被龙二抢走家产到参加军队,富贵都没有这样强烈的意识。当生命面临鲜明的威胁时,富贵就不得不想想最好的活着的方式。至于富贵在战争中没有产生这样的意识,我觉得是因为当时生命的最大威胁是炮火。只要能避免被炮火打中就好,至于是战士还是俘虏就不重要了。这也是为了“活着”。而解放后,成份不对就是最大威胁了。我觉得,“革命”意识和紧跟“革命”的意识是不同的,至少就电影中的几位主要人物来看,产生的只是紧跟“革命”的意识。因为他们只是想求得生存而已。在大炼钢铁时,镇长想把皮影箱和皮影工具的铁拆下做“子弹”,富贵不敢有激烈的反对,还是凤霞和富贵说给工地唱戏鼓励干劲,才保住了皮影——不论如何,他们的东西和行为要有利于“革命”。从富贵以及其他人物的很多事例都可以看到这一点。
      我觉得,从古至今很多人都是这样吧,紧跟时代潮流,但并非身处潮流之中,只是想“活着”而已。这样的人,说是被时代推动的或许更为合适,但他们在时代的发展中必然多多少少起了作用的。时代的沉重是从个体的命运看出来的,从这部电影中一个个人物的苦困艰难就可以看到那个时代给人的沉痛,这种沉痛甚至穿越了数十年。
      我觉得从时代与个人来看,这部电影并不能成为一部反思那个特殊时代的电影,因为时代与个体的这种联系放之何处都是可以的。电影只是正好在那个时代而已。
      小说和电影都在讲苦难,但在小说中,富贵的苦难更多更大,甚至可以说是极端的。而电影中,富贵的苦难显然少多了,享受的温情也更多,甚至最后,结局变为除了两个孩子,其他的亲人都好好活着。这样的故事,比小说更加温和,但也更加贴近生活。而所增添的很多生活化的场景,比如有庆为了向欺负姐姐的人“报仇”,把加了很多佐料的面倒在对方头上——更使人感到生活的生动。这样,电影的“活着”从原著中的苦难中的“活着”变为普通的“活着”了,变为更具有普遍性的“活着”了。
      而电影中人物身份的改变——从农民变为城镇贫民,生存方式的改变——从种地到表演皮影,以及其他可以说是基础的东西的改变,虽然大大偏离原著,但这些或许能使人物的生活更加贴近那个年代的动荡和复杂。这也是那一代历经最为动荡的年代的导演的普遍追求——探索民族文化的历史与现实、过去和未来。
       在《活着》中,导演似乎很少注入自己的情感,更避免让作品带有独属于自己的特征,只是采用“最通俗的方式叙事”。我在一篇报道(据李尔崴著《直面张艺谋》一书中相关章节整理) 中看到张艺谋的与《活着》有关的一些叙述:“我那时正想用最朴实的手法,以平常人的心态去拍平常人的故事”;“改变外国观众欣赏中国电影的习惯,让观众喜欢中国电影中的故事,喜欢中国普通人,喜欢中国人的感情,而不再是喜欢中国电影中的那些神秘的画面,那些离奇的民俗,那些色彩……如果观众说《活着》太普通,这就是我们要的。” 可见,对于张艺谋来说,他希望通过这部电影突破“过去的自己”,用最最直接普通的方式展现一个故事。至于任何带有夸张的东西,不管是故事情节,还是拍摄技巧,都被弱化了。我想,这是《活着》能展示一个最“平易近人”的“活着”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观众更能深为感动的一个原因。

并不是所有根据小说改编的电影,都能得到先看过原著再看了电影的影迷和读者的认可,尤其是那些故事性强,内心戏丰富的小说。
因此,像《肖申克的救赎》《绿里奇迹》《沉默的羔羊》这样原著出色,影片也同样被人叫口称好的电影并不多见。
而像《甲方乙方》这样原著一般,电影却精彩的案例便更是少之又少。

《追》的原著可读性非常强,在读这部小说的时候,便暗自想,不晓得电影将如何表现这样纠结的人物心理和冲突矛盾,这件事儿不简单。《追》的原著,几乎高潮迭起。人物的塑造,心理描写以及悬念的揭开,都处理得非常好。阅读的时候,便已在心中塑造出一个个生动的形象和一部属于自己的电影。小说和电影的最大差别在于画面性。小说能够以强大的心理描写取胜,一个优秀的作家便定了乾坤;而电影中演员的内心戏的表现却需要功力深厚,出色的导演和编剧,以及整个团队的配合。电影的画面性是最大的制胜之道,优秀的小说对于细节细致入微的描写却很好的弥补了这一点不足。
读《追》时,那个圆脸兔唇的哈桑,被风筝线割破的手指,漫天飞扬的风筝,那个在街巷中追风筝的孩子,哈桑认真的说那句“为了你千千万万遍”的表情,阿米尔少爷为了救出哈桑的孩子遭毒打后的惨状,等等等等,几乎都是在阅读的过程中立体的浮现出来的。

于是,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和对影片的高度期待,最终确实使我有些失望。
不过幸好,故事的主线没有更改,基本忠实于原著,细节部分却做了令人失望的变动。哈桑没有了兔唇,哈桑对小少爷从出生起便深爱而忠实与他的情感,哈桑的生日礼物,阿米尔的父亲对美国生活的不适,索拉布的自杀,等等都消失不见或做了变更。难为影片2个小时的篇幅所限,编剧导演或许对这些细节也不得不忍痛割爱。
但总的说来,影片的情节略显平淡,就单单拿影片本身来说,就我个人而言,只能说是一部情节跳度偏大,但叙事平缓,矛盾并不非常突出的故事片。其实那两个孩子的演技还是可圈可点的,主演的表演也很到位,只是给他们太少的表现时间,以至于他们的爱他们的恨,一并在屏幕上匆匆而过,还没有深入他们的内心,便已结束了那个悲伤的故事。

阅读了原著后再来看这部电影,或许大多数人都会或多或少的失望。
于是便也会有人站出来说,不要以为看了几本书就在那臭显摆,电影是电影,小说是小说,不喜欢电影是看不懂电影。之类云云。

我们客观一点来讲,这种比较是很正常的。
我们对电影和小说的审视都有自己的观点和个人喜恶,显摆不显摆是两码事。
既然两个都看了,我们喜恶的天平便必定会有所倾斜,想必导演在改编拍摄这样的电影时,压力也是非常的吧~

不拿电影同书比,确实需要功力深厚。
尤其是在原著如此优秀的情形下。

于是,在原著和电影都欣赏了之后,我郑重向只看了电影部分的影迷们,推荐卡勒德·胡赛尼所著的这本《The Kite Runner》。

这是你不会失望的。

或许,阅读之后,你可以重新解读这部电影。

本文由mg4355娱乐发布于美剧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不拿电影同书比,中国当代摄像专项论题研商作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