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一部很单纯的电影,文明的遗产需要继承

2019-10-01 作者:美剧影评   |   浏览(57)

       看似如此简单的情节,没有枪战,没有宇宙飞船,没有长毛象,没有电脑花哨的特技,但是,这部电影足以让观众们紧张的窒息。

图片 1

复活节岛石像

   斯宾格勒的《西方的没落》对历史的深刻洞察震撼无比,而他对历史与文化的观相式把握却让我不知所措,人类的思维是视觉思维,而人类的历史大部分也是建立在这种视觉思维上,这并不是历史的全部,甚至在某些层面上不能代表它。我开始对整个我所知的历史感到恐惧。斯宾格勒认为重建过去的历史可以预知未来,而历史与自然只是人的醒觉意识中轮流出现的两种截然不同的世界图景,对于涵盖宗教政治和道德的历史,斯宾格勒似乎更倾向于重估一切价值,这对我来说是可怕的,这意味这一次又一次的崩塌。纵观《西方的没落》,他的历史主义充满神学和启示录式的因子,这些既让人着迷又不知所措。

     它跌宕起伏的故事,时时刻刻的扣人心弦的悬念,把观众一步步的带进一个深邃的思想空间,看这部电影就好像在阅读一部书,就好像在思维臆像的隧道中摸索前行。在整个过程中,你看到了波澜壮阔,你看到了致密有序的围栏,你看到了历史洪流从你眼前奔腾而过。

第一章 犹豫

从第一章就能看出,杜兰特是一位饱学之士。他提出了历史没有意义的观点。
历史虽不能预测未来,历史也没有真相,但本章最后一部分杜兰特表现出了一个“大家”所拥有的特质。
他认为所有学科都应当相对性至上(我们要质疑),探寻历史必须回答的问题是:什么是人性?什么是人类行为的本质?以及人类的前途究竟会如何?
这段话让我想到了薛定谔所说的:科学的任务和其他学科一样,是为了解决: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忘何处去?
就如薛定谔所说:我们存在的目的可能就是如此。

    这几天都在大量查阅关于四大宗教的历史资料,昨天晚上还耐不住寂寞熬夜看完《耶稣受难记》和《十诫》,以此希望能在历史与人类长期的信仰的碎片之中寻找到安抚自己的一点东西,可是了解的越多,内心似乎愈加不安,而这种不安便需要更多的碎片去填补了,但是我感觉这对我来说终究是个无底洞吧,我既希望有一天这种不安能被我所知我所感填满,也希望没有填满的这一天,这样我就可以一直不停的去寻找了,找寻的意义其实就是找寻本身。人类所具有的最高贵的品质就是凛然敬畏的心情,这种禀赋被命运剥夺的人必然要去发现秘密,要去研究、剖析与破坏那令人敬畏的事物,以便从中得到知识。

    朋友,你想到了什么?

第二章 历史与地球

什么是历史的二重性?
自然科学是一种知识体系,艺术是一种意识形态。历史兼具二者,既是一种知识体系,也是一种意识形态。

历史与地球的关系,因为历史是人类的历史,所以也就是人类与地球的关系。我们再这颗星球上,地质状况决定了我们的出生地,勇气、好奇心、科技决定了我们最终“占领”地球,但是这不是最值得我们骄傲的地方,文明才是,文明才是我们人类最伟大的创造!

   中午无意之间看完了存封许久的《这个男人来自地球》,这部片子对于此下沉浸于宗教与历史我的无异议是当头一棒,其实并不是因为这部片子多么的危言耸听,只是在观影途中它给了我无数种假设让我的思考剧烈内斗,我热爱科幻,它既把我引入一个构建完整的第二世界,也通过启示录式的思考给我以思想上的碰撞,而科幻最为重要的根基便是基于现实世界的思考。所以真正的科幻绝对不是脱离地面的胡诌与乱弹,真正的科幻是建立在深刻的现实思考基础上的。就像刘慈欣那伟大的《三体》,他给人最深刻的感受并不是停留于表面的空洞刻画,而是对人类文明最深刻的一些思考和假设。很显然,《这个男人来自地球》做到的便是后者。

    这部电影已经完全脱离的电影本身的艺术,而是,一个哲学的、宗教的、科学的、历史的范畴。

第三章 生物学与历史

历史只是生物学的一个片段,我们命名了很多学科,但它们的历史比我们长远的多。

生物学给历史的第一个教训:生命即竞争。
个体的竞争司空见惯,上升到国家水平,战争就是一个国家觅食的方式。

生物学给历史的第二个教训:生命即选择。
潮起潮落,没人能永驻潮头。这一部分的论述非常精彩!我们生而不平等。卢梭的“人生而平等,而无所不在枷锁之中。”我的理解是:卢梭的平等从整体上,精神上,权利上的平等。杜兰特的“不平等”是生物学意义上个体的不平等。杜兰特的这句话非常精辟:只有经济才能处于平均水平以下的人,才会渴求平等;只有那些才能高超的人,才会渴望自由。

生物学给历史的第三个教训:生命必须繁衍。
杜兰特这一部分的论述着重强调了人口在战争和宗教上所发挥的重要影响。在杜兰特的时代及以前事实确实如此。处在现代的我们,可能会对这个观念存疑,在不远的将来我们应该可以确定这一结论正确与否。
电影《超体》中有一句话:生命在极端恶劣的环境选择繁殖,在舒适的环境,追求永生。我们不妨假设一下人类可永生,个体的基因和知识都可以永久的存在,现代的我们已经认识到了知识的力量,某种程度上可以保护自己。在物质极大丰富的情况下,精神上的追求就是唯一需要考虑的,但是现在有个问题,我们并不知道精神是什么,虽然他是基于大脑这个物质基础。但是我们不确定老年人精神上的退化是因为物质基础出了问题,还是精神本身也会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如果是原因是前者,我们会得到真正的永生。如果是后者,生物科技工作者会很失望。这都没有证据,这都是猜测。

    《这个男人来自地球》给出了一种全新的假设,而这种假设在影片里处于无懈可击的状态,伪个体基于历史的各种不确定性而对历史价值的重估,这种假设虽然是戏说,但是绝对不是没有可能的,因为人类能真正把握的历史图景其实并不算多,《这个男人来自地球》并没有提供一种终极的答案,相反他连根拔起了“厚重”的历史,它的命题本身就是一种无根的假设,人存在本身是没有意义的,而正是因为没有意义所以这要求我们去寻找意义,而这种无意义假设便是一种意义。至少在电影的框架里面,它曾击毁了几个科学家的思维构建。这故事算是一种实验,让我深深感到恐惧的是,它轻而易举的摧毁了一群站在人类知识顶端的科学家,而整个过程只是平淡无奇的围炉夜话。作为旁观者的我也感受到了这种假设的威力,虽然是戏说,但它却给了我一种巨大的冲击,它没有击溃我的世界,但是却让我对我所坚守的所谓历史图景产生了更多的疑问和怀疑。我看到,我们古老的文明本身是建立在虚无之上,而我们最引以为豪和最珍贵的东西:人类文明是如此的脆弱不堪。

    其实,在当前社会的现实中,我们每一个人为了追求个人的成功,都沉迷于各自的所谓专业中,而研究这些专业的我们又是在看似孤独的在本专业中前行。

第四章 种族与历史

读本章前,脑中的信念只有一个“种族平等”,让我们先抛开这一信念,我们不知道种族是否平等。
在这一前提下,读本章之后,再经过思考可以发现:环境对观念的影响是确实存在的。在很长的一段历史中,人类是有种族观念的,我把这一现象归因于种族之间交流甚少、科学和哲学的不发达,还有环境的不同。因为外貌的不同环境的差异,人会把这些差异类比到心灵上,所以出现了思维上的偏见,历史靠着时间和距离,又加深了这一偏见。但是随着科学和哲学的发展、远距离通信、交通的发展、交流的增加,我们发现犯了错误。
倘若我们消除环境差异,我们的观念会是一样的,“种族主义”是历史给我们留下的需要解决的错误之一。

   这部片子形而上学的哲学思想让人着迷又害怕,我们自认为的一切可以在瞬间灰飞烟灭,以这种虚无的永恒去剖析人类文明的困境让人绝望,因为它告诉大家,我们的历史宗教和基于此构建的文明都是我们自己给自己设下的巨大骗局,我们的整个文明大半是建立在我们自己的谎言和误解之上的。而所谓至上的“科学”,本身便存在巨大的局限性,人类存在的时间并不长,把科学当作一切的真理,便是一种狭隘了,这种机械的归类连一些基本的东西都解释不了,可能的因果关系被它局限于那些在地球表面上完成其所有过程的事物,但是它没有顾及大的宇宙,而人类的意识本身便一种不能理解的关系。以因果的关系来说明一切思想方式,是值得怀疑的。而人类之所以执迷于此,更多是一种自我安慰了。

    当一个专业和另一个专业产生碰撞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

第五章 性格与历史

社会的基础,不在于人的理想,而在于人性。人性的构成可以改写国家的构成,那么,人性的构成是什么呢?
杜兰特的一个表格说明了人性的构成(不放了);大多数人都具备两套本能——积极与消极,并且按“本能”、“习惯”、“情绪”三大部分逐个二分。每个人从众多的选择题中二选一,糅合在一起,就是人性。
人性会随时间而改变吗?不会的,历史再清楚不过的表明一件事:获胜的反叛者会采用他们过去习惯于谴责的方法。
历史大体上是由求新的少数人之间的冲突造成的,大多数人只为胜利者欢呼,并充当社会实验的人类原材料。
智力是一种重要力量,一方面,革新者的见解可能正确。但因为个人的局限性,大多数见解都不及旧观念(旧观念磨砺了很久)。但是这是必须的,激进派与保守派在永恒的斗争中,产生充满张力的创造性力量,带来发展。

   从科学的论战到宗教的讨论,这种回归这似乎是一个人类历史的长期规律,因为宗教可以任何姿态糊满科学墙上的洞,但是《这个男人来自地球》连最后的逃避之处都没有留给大家,宗教成了人类历史上各种曲解、幻想、欺骗和自我安慰的集合,到头来它也只是纸糊的墙,单薄并毫无意义。无论什么逻辑,什么哲学,它或许只是人类对自己思想状态的一种无意义选择。你信或不信,是你自己的选择,没有对与错。这个是每个自我觉醒个体所需要经历的思考,有好奇心,秘密便成了问题,斯宾格勒说有意识的人类内心存在一个双重问题,既醒觉存在的问题和存在的问题,觉醒的意识不只是想理解它自己,而内心的呼声告诉人,不存在获得全部知识的可能性,而恐惧让我们探索下去,虽然徒劳无功,也愿意装作得到解答。在《这个男人来自地球》中主角约翰的陈述建立在人类文明的诸多不确实性至上,此片最重要的并不是约翰这个人,也不是让人去掂量真相的价值,约翰是建立在不确定性上的,且真相本身毫无意义,从开始到最后,一切都是以假设的形式存在,拿《三体》中的名言便是:主不在乎。

    奇迹!

第六章 道德与历史

道德是社会规则,它限制、约束并引导着我们的行为。从狩猎时代到农业时代,从农业时代再到工业时代,道德一直在变化,以适应环境的变化和历史的进程。但是在打的转变前后,都会有大小不一的“阵痛”。我们不去讨论原因,因为显而易见,需要注意的是自身对当下道德的判断以及未来道德的预测。
在历史中,道德被历史记载的多试道德沦丧之际。伏尔泰就将历史主要视为“集人类的罪恶、愚蠢与不幸之大成。”

   这一锅乱谈便是一个身处恐惧、处于自我觉醒状态人徒劳无功的探索的证据,但我愿意装作得到了解答。

    这就是这部电影的值得大家深入思考的问题。

第七章 宗教与历史

拿破仑有言“宗教使穷人不会再去谋害富人。”
起初,宗教与道德并无太大的关系,但是日记亲密,到现代社会(如美国),虽然已经从宗教中摆脱出来,宣称追求的是人性之光,但是道德上也依靠宗教来维持。我们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看似已经与宗教划清界限,但是追其本质,是因为我们“皈依”了共产主义。
杜兰特在本章开头处有一句“天堂和乌托邦,就像是一个井中的两个水桶:当一个下降时,另一个就会升上来;当宗教衰退时,共产主义就会兴起。”天堂对应宗教的终极目标,乌托邦对应共产主义的终极目标。导致这一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人生而不平等,宗教与共产主义都是解决办法。
这时我们需要思考的是:除了上述二法,会有其他的办法吗?或者说,这个问题就是人类的属性之一,无解?
引用杜兰特本章最后一句——只要有贫穷,就会有神灵。
关于宗教,推荐房龙的《宽容》,相比于杜兰特的高度概括,房龙事无巨细,能更详尽的了解宗教的历史。

                                                                                     2012.6.8

    它假设,好像仅仅是假设,将各个学科的专家放到一个房间里,没想到,得到的一个令人惊异的事实。

第八章 经济与历史

我们用经济来重新衡量历史,一些事件看似找到了它的“真实”原因。特洛伊战争不是因为海伦那沉鱼落雁的美貌,而是经济上的野心。经济确实能阐明很多历史事件的本质,但也要注意,有些确实不合适,例如前一阵的电影《Darkest Hour》所描述的历史事件,丘吉尔确实依靠自己的口才改变了历史。
引用杜兰特最后的总结:财富的集中是自然和不可避免的,可以借助暴力的(例如新中国的土改)或是和平的(立法)部分再分配而得到周期性的缓解。
所有的经济史都是这个社会有机体缓慢的心脏跳动,财富的集中和强制再分配,便是它巨大的收缩与扩张运动。

    任何事物的核心本质往往是最为简单的,只是后人不断的将各个时期的各个想法逐步的将其丰富,最终好像根本看不到本质了。

第九章 社会主义与历史

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斗争,是财富集中与财富分散历史乐章的一部分。
历史上有一些社会主义的例子,最终都烟消云散,并不是说社会主义是昙花一现的短命鬼,而是人性变化无常,大多又聚集成乌合之众,这朵“花”绽放的时间短暂而已。二者没有好坏之分,大多数有偏见的人是一叶障目。当我们只看到上世纪资本主义的剥削而没看到资本家通过聚拢资金从而开创出一些伟大的事业时,我们认为资本主义是残忍的;当西方只看到《1984》或《美丽新世界》中毫无人性的政府而没看到我们日益加强的民主时,他们也认为我们是专制的。
当人们无法理解一件复杂的事情时,倾向于把它归为一条简单的解释。对于如此复杂的社会,大多数人就犯了这样的错误,简单的将其分类为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还乐此不疲。
亨利·路易斯·门肯有一句话:“所有问题总有个容易的解决办法——简洁,看上去合理,却往往是错的。”我们在思考的时候,应该始终用这句话来衡量。
最后引用杜兰特的结尾(原谅我一直引用,写的太好了):对资本主义的恐惧,迫使社会主义不断扩大自由;而对社会主义的恐惧,则迫使资本主义不断增加平等。东方就是西方,西方就是东方,这一对双胞胎很快就会团聚。

    宗教就是历史,并不是神话,看到了这一点就可以看到任何一种宗教也许都是一个本源的。

第十章 政府与历史

君主制、寡头制、民主制。历史总是在轮回,最终我们选择了现代民主,没有古代民主包括的奴隶制、贿赂(待定)和战争。
君主制的失败,是因为没有一个头脑能掌控一个国家这样复杂的集合。寡头制则败于人性。旧时民主则败在聪明的头脑太少。
现代民主大力发展教育和公共健康,人生而不平等,但是教育能让我们趋于平等,从而民主政治将会是真实和公平的。好好学习,多多思考。
在此推荐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其中对于人类集合大小而决定的不同政体的观点可以对本章的论证进行补充。

    当人的生命时间足够长的话,也许,地球现在的科学发展水平已经是现在的N多倍了,想想,如果鲁班现在还活着,那么它的思想境界和科技水平是什么样子?如果爱因斯坦没有死,它现在会想出什么更伟大的构想?

第十一章 历史与战争

赫拉克利特说:“战争或冲突是万物之父,是各种观念、发明、制度和国家强有力的来源。和平只是一种不稳定的平衡,只能靠公认的霸权或势力均衡来维持。”这里杜兰特引用了一组数据(全书唯一一组):在有记录的3421年历史中,只有268年没有战争。
究其原因,是因为人类是有竞争性的,如果把国家比作人,国家没有人所有的道德以及更高势力(国家)的庇护,赫拉克利特的说法就不那么难理解了。薛定谔在《生命是什么》的演讲中指出:“生命有机体在不断的增加自己的熵,从而趋向于危险的最大熵状态,那就是死亡。”对于国家,最大熵状态就是战争。正因为竞争性,所以和平是需要维持的,战争倒是一种常态,因为熵一直在增加。
杜兰特最后的观点也是我一直坚信的:我们也许会与其他恒星与行星上的野心勃勃的物种接。不久,可能就会有星球大战,那时,而且只有在那个时候,地球上的我们,才能成为一家人。

    地球是那么的小,其实地球本身并没有国籍,种族,没有仇恨,没有恩怨,地球就是地球,是我们所有人类的唯一家园,忘记那些可怜的民族主义吧!我们都是一家人。

第十二章 增长与衰退

我们看了这么多的历史,有一个原因是希望以史观今,预测未来发展,历史也不负众望,看似一遍一遍地重演。究其原因,是我们人类变化的太慢。历史被记录了下来,所有的一切都成了人类文明的遗产,我们应当努力汲取,放任它在角落,庸庸碌碌的过完一生,是可悲,更是可恶的。

    历史还在继续着向前飞奔,朋友,你能为历史做些什么?你能为浩瀚的宇宙做些什么?你能为地球做些什么?

第十三章 真的有进步吗?

当然有进步,自己设身处地的想一下,自己和一个明朝的古人交换,你在古时的所知所感,你吃的食物,你的知识都会大不一样。
我们现在享受着一个又一个文明的遗产,在此基础上不断创造,不断更新。作为个人,我们赢深知学习的重要性,因为知识是不会遗传的。对于人类整体,教育不应仅仅被当成事实、年代和帝王将相的资料堆积,也不能仅仅当作个人在社会上立足的必要准备,二是应当作对我们精神、道德、技术和美学遗产尽可能充分的传承,其目的在于扩大人类的理解能力、控制能力、审美能力和享受生命的能力。

    我为在地球上还有这样思考方式一群人感到无比的宽慰,在现今如此喧嚣,如此狂乱的社会中,还有人能静下心来思考,并那些问题的思维盛宴呈现给我们,我感到非常的荣幸。

    请记住这些名字:

    导演:Richard Schenkman
       演员:John Billingsley
               Ellen Crawford
               William Katt

本文由mg4355娱乐发布于美剧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这不是一部很单纯的电影,文明的遗产需要继承

关键词: